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游戏

艺术解读一个版画家的私想鲁迅

2018-12-07 02:01:48

艺术解读:一个版画家的私想鲁迅

一个版画家的私想鲁迅 时代的错位与对位 画家陈丹青说读刘春杰的《私想鲁迅》有一种错位之感,他说倘若在五十年代,在文革中,甚至八十年代,有位中国青年这般迷恋鲁迅和左翼木刻,大抵是对位的。因为那些年代,鲁迅是几乎的文化符号,至高无上。而在今天络与微博的汪洋中,有巨量的讯息,鲁迅作为符号、作为这符号曾有过的道德影响,已然难以寻觅,而且左翼木刻早已是褪色的记忆,可是还有一个人,几十年执着于一件事,用文字和木刻极近忠实地去与鲁迅和鲁迅的时代对位,错位感也就因之凸显。而对于这件事本身的对或错却难以确认,或者是我们的时代错了? 不愿与时代对位 今天,其实仍有不少不属于时代或是不愿,也无法与时代对位的人,刘春杰只是其中之一。这种对单一人物的单一热爱,陈丹青认为说到底是一份因文化视野严重匮乏,故而被热爱者自我夸张、自我凝固的热爱,当历史被封锁切断,继之大肆篡改后,无可选择地,会出现这种现象。这二十年来,一个大致清晰而中肯的民国研究给出了鲁迅的全背景,在包括胡适和鲁迅论敌的大背景中,鲁迅终于不再是个符号,而有可能成为他自己,至少,逐渐归复他的复杂感。 有意思的是,近年来,当很多人面对与鲁迅相似的社会现实时,他们无从找寻答案,只能寄希望于鲁迅精神的复活,甚至出现一种无力感,如同《新周刊》在10年前一期封面所说:我们想要骂的,鲁迅早就骂过了。 这是多么沮丧的痛感,因为鲁迅的时代并没有走远,我们今天依然生活在狂人和阿Q的周围,从这个意义来说,鲁迅不会走远,他依然具有一种道德影响力,所以刘春杰说他还要画鲁迅,想还原或者说存活到鲁迅的语境中,去想象鲁迅的生活、鲁迅的思考方式。他说,木刻是一种很好的、 私想鲁迅 的方式。这些年来,他一直在用文字和画与鲁迅的灵魂对话、交谈,如同一个调皮的孩子面对一个智者,很多时候是随性而为,没有体系,但更自然和亲切。 他称鲁迅为 小老头儿 ,想象着他生气、愤怒时的样子,想象着他对青年的提携,对家庭特别是对前妻朱安的歉疚,对许广平的爱,所有这些,都在他的木刻画中变得生动立体起来。 鲁迅研究专家孙郁说,好多年前,我曾与一位洋人朋友说,鲁迅的影响主要在民间。对方让找出资料,孙郁说这让他很难受。近几年,他从鲁迅站上,从这些民间出版物上,看到了这种趋势,感觉当主流话语在还原甚至 去鲁迅化 时,民间对鲁迅的记忆却丰富了起来。 刘春杰说他从小生活在农村,几乎没有接触过课本以外的任何读物,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上大学时才在旧书摊淘到一部鲁迅全集,从此就迷恋上鲁迅,而这个时期,王朔却在把 鲁迅拉下神坛 ,随后文化变得多元,城市青年有了更多的选择,而刘春杰却拒绝去偶像化,他这些年的所有工作就是画鲁迅,思想鲁迅。 如今,不同的文化视野,导致了对鲁迅的不同解读。

通风柜厂家
电动汽车招商代理
电解电容厂家直销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