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教育

陕西定边县组织部副部长酒后撞死人以18万

2018-10-30 11:34:01

陕西定边县组织部副部长酒后撞死人以18万私了

18万能换来失去的儿子吗?

事件:一辆风驰电掣般的捷达小轿车(该车属于红柳沟镇政府所有)撞向迎面开来的一辆摩托车。捷达轿车上4人安然无恙,驾驶摩托车者右腿膝盖以下部位当即被撞飞,落到距两车相撞地点约七八米外的路边草丛中,而摩托车驾驶员在事发一个半小时以后才被送至县医院,终其因失血过多而死亡。

时间:6月25日下午3时10分。  地点:距定边县城32公里,红柳沟镇沟口村的贺刘张公路上。

当事人:驾驶捷达轿车者,定边县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张子栋;轿车上的乘客,红柳沟镇副镇长赵百雄、红柳沟镇镇政府会计苏强、红柳沟镇高圈村党支部书记马占仁。驾驶摩托车者,定边县冯地坑乡稍沟塬村村民李怀招。

“善后”工作:张子栋派出原红柳沟镇人大主席苏秉江作为其委托代理人,并由该县法院执行庭庭长郝玉亮充当中间人,召集李怀招的妻子、儿女、父母、兄长、表兄、妻哥、妻弟等16人,达成如下“调解协议”:张子栋一次性给付被害人家属18万元钱;协议经三方当事人及代理人签字后,相互不再追究等等。

接到群众举报后,于7月1日赶赴定边县,通过3天的调查,走访了多名目击群众及交警以及肇事者,对这起令当地群众议论纷纷,而在一些人心目中“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事件”的前前后后作以基本还原。

受害人半截腿飞到草丛中

据了解,从2001年起,张子栋先后在红柳沟镇担任镇长、镇党委书记。今年6月20日,定边县县委发文,任命其为县组织部副部长、基层办主任。

6月25日下午,在张子栋调到县委大院的第五天,他酒后驾驶一辆捷达轿车由北向南行驶,就像目击者描述的那样,“小车好像飞起来似的,将迎面开来的摩托车撞上了天”。随着剧烈的碰撞,骑在摩托车上的该县冯地坑乡村民李怀招的右小腿被齐在撞断,而且连着脚一起飞到七八米外的路旁杂草丛中。而张子栋所驾驶的轿车并未有丝毫刹车的痕迹,反而继续疾驰,一头撞在了距事发现场95米处的路旁土堆上,即便是这样,轿车也迅速调转出来,就像醉汉一样在马路上歪歪扭扭又前行了近200米,才因为两次剧烈碰撞后,无法继续行驶被迫停下来。

从6月25日下午3时10分左右发生这起交通事故,直到下午4时15分的一个多小时里,腿脚被撞飞的李怀招一直躺在公路上,直到4时30分左右,定边县交警大队两名交警来到现场后,拦挡了一辆过路车,才将李怀招送往定边县医院。当天傍晚,李怀招因失血过多不幸死亡。定边县医院距事故发生地点只有32公里,正常情况下半个小时内可以赶到,而李怀招在被拖延了一个半小时后,才被送到了定边县医院。

车祸发生在距红柳沟镇政府约1公里处,这段路南北走向,而且线路基本上属于直线,路面平坦,公路周围没有明显的障碍物,视野相当开阔,且肇事的“陕K25726”捷达轿车,是红柳沟镇镇政府去年才买的新车,车况良好。多名有经验的司机表示,在这种情况下发生如此重大的交通事故,解释只有一条,驾驶员本身出了问题。

7月3日下午,张子栋本人在接受采访时谈到,当天中午,他和几位朋友在县城喝了点酒,下午1时许,由于驾着捷达车来县城的红柳沟镇镇政府会计苏强“喝得太多了,靠在车后座睡着了”,他便驾着车赶往红柳沟镇方向。到了镇政府,等来副镇长赵百雄、高圈村党支部书记马占仁后,他继续驾着车,欲赶往冯地坑乡看望从红柳沟镇人大主席位子上退下来的苏秉江。当车行至事发地时,并没有看到迎面有任何车辆开来,只是感觉到车身猛然一震,他的头部随之撞在车窗上,便眼前一黑,失去了知觉。此后,至于车撞到路旁的土堆上后又倒出车来,沿着公路继续前行约200米的事,他确实记不起来了。

在距事发地约200米处,一位负责看守原油油井的郭姓老人目击了事发经过。他说,当时他正在井房外的一片开阔地,时间是下午3时10分,一辆小轿车飞一样往前开去,而且就像醉汉一样,歪歪扭扭地在公路上左右摇摆,等他听到一声巨响后再次抬头时,看到一辆摩托车飞了起来,而那辆小轿车继续往前冲,撞上路旁土堆后,接着又倒出来,继续往前开,在又前行了约200米后才停下来。

负责出警的定边县交警大队的两位交警则表示,张子栋当天确实是酒后驾车,而且车上当时确实乘坐的是赵百雄等3人。

肇事者见死不救?

大量事实表明,事故发生后,李怀招没有被及时送往医院,也没有得到有效救治,致使有可能捡回一条命的李怀招终因失血过多而死亡。

负责看守油井的郭姓老人还讲到,事故发生大约十几分钟后,才有两人从停靠在远处的小车上下来慢吞吞地走向伤者,在远远看了看后,那两人又转身返回停车点。而在事故刚刚发生不到3分钟,老人来到伤者跟前,只见其虽然双目紧闭,但胸膛还是一起一伏,有明显的呼吸。后来附近其他人围拢后,老人便返回油井井房。在老人下午4时15分回家吃饭之前,没有看到有人救治伤者。

一支居住在车祸发生地约50米处的油井看护队的三四名宁夏籍看护队员,在听到猛烈撞击声后,从房间里出来察看。他们看到,李怀招当时躺在地上,时不时举起拳头,嘴里不停怒骂着:“你可要了老子的命了……”护井队员们说,在交警来之前大约十几分钟,才看到有两名女子赶到现场,给李怀招头部进行了包扎,用塑料布将李怀招断腿处包裹起来,打上点滴吊瓶。后来交警拦住车欲将伤者送往医院时,两名看护队员还帮忙抬起李怀招。看护队员这样讲:那时“人还有气,活着呢”。

同时,还了解到,大约直到近4时,沟口村一名村民才想起来向交警队报案。出警的两名交警证实,他们是下午4时整接到一名群众的报警后,于4时29分赶到现场的。发现李怀招伤势相当严重后,两名交警拦住一辆过路的切诺基车,将伤者送往定边县医院。

肇事者张子栋说,事发瞬间他失去知觉一段时间,后来清醒过来,也是浑身瘫软,被其他乡镇干部护送走了,具体的时间他因头脑昏沉沉,确实记不起来了。只是事后听红柳沟镇其他干部讲,肇事后赵百雄前后奔走镇上与事发现场,想找车将李怀招送往医院,但没人愿意拉送血肉模糊的伤者。后来,赵百雄还找来镇卫生院两名女医护人员前来救治。

采访中,还了解到这样一个细节,李怀招的右小腿被齐在撞断,飞落在七八米外的路边草丛中后,直到傍晚7时许,才被群众发现,沟口村一位村干部花了300元钱,让一位村民将断腿送往医院。那位送断腿的村民赶到医院时,得知李怀招刚刚死亡。

对此,红柳沟镇有群众这样认为,撞人后那些干部们为什么不及时将李怀招送往医院,要么他们是彻底喝糊涂了,要么就是成心不想救活李怀招。谁能相信,几位在此多年任职的干部,居然找不来一辆车?而且,发生事故后,立刻报警是起码的常识,那些干部们为什么不报警,而是在群众报案后,交警才得知发生车祸赶来的。一些群众还强调,事故发生后,捷达车是一副逃走的架式,要不是轿车受损严重开不动了,那些干部们不知道会将车开到什么地方去。

18万元欲“了结”什么?

事故发生后不久,便有人找到死者的七大姑八大姨,要求调解此事。也就是出事的第二天即6月26日,一份调解协议便达成了,参加人员分为甲乙丙三方。甲方为张子栋的代理人苏秉江,乙方为李怀招的妻子、儿女、父母(并有7名李怀招的亲戚作为代理人),而丙方则是李怀招的3位妻兄妻弟。除此之外,定边县法院执行庭庭长郝玉亮还作为“中间人”出现。另据了解,该县教育局一位副局长也参与其中,原因在于李怀招的一位妻弟系教师,教育局领导出面也“便于做工作”。

协议显示:张子栋6月25日下午驾驶红柳沟镇所有的陕K25726捷达轿车与被害人李怀招驾驶的二轮摩托车在沟口村相撞(事故交警队正在认定之中),经甲、乙、丙三方协商,本次事故的赔偿问题达成如下协议:一、张子栋一次性付给被害人死亡补偿费……等176000元。父母赡养费4000元。……

二、本协议经三方当事人及代理人签字后,相互不再追究。

三、本协议一式四份,三方当事人各执一份,县交警队备档一份。

对于这份协议,张子栋解释道,自己开车撞死了人,愿意及时给予死者亲属经济补偿。至于事故问题,等交警队认定后,自己该负什么就负什么。

7月2日,当来到李怀招家中时,李的妻子吐露,18万元赔偿金他们已经拿回了16万元,余下1万元对方要求到该县公证处对协议公证后才给付,另外交警队还押了1万元,也是随后才给。至于其他问题,既然“答应人家了,就不再反悔了……”

李怀招年逾七旬的父亲老泪纵横地讲道:钱再多也换不回亲骨肉的性命……自己因患病下不了床,否则“真要拼老命,问问张子栋为何见死不救……”

事故认定书13天仍未作出

在定边采访期间,县交警大队一位指导员及两位具体办理“张子栋肇事案”的交警表示,事故认定书需要上队务会议才能作出,由于队长在外出差,暂时还不能召开队务会议。

昨日下午,定边县交警大队队长接受采访时表示:他还在外出差,估计明后两天回来后事故认定书就出来了。而根据今年5月1日起开始施行的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相关规定,事故认定书应该在10日内作出。从6月25日发生事故至昨日已经13天过去了,而事故认定书还没见踪影,颇为费解。

天天斗地主
注册离岸公司
铁丝围栏网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